九日子(❁´3`❁)

小狮子爱好者。

让我平静一下|ʘ‿ʘ)╯

首页发生了什么(・・?)宝宝只想静静的开脑洞,填脑坑。。。。不甩锅,,,我就简单的平静一下(´•༝•`)

【楼诚】一顾倾人诚

2.
阿诚是知道明家的,虽然明家的大宅处在市里的黄金地段,但他和桂姨住的地方离明家并不远,隔着两趟街的小弄堂里。

起先是桂姨为了方便照顾他,特意搬到了离明家近的地方,后来——后来的事,阿诚也不明白,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妈妈,一夕之间像是换了个人,再也没有暖衣和饱饭,打骂反倒成了家常便饭。

在一次次的尝试、挽回之后,阿诚才依稀明白,不是因为他犯了错误,才招来桂姨的打骂,而是——他本身就是个错误,即使他洗干净的家里的每一件衣服,擦干净每一块地板,他依然是错的。

阿诚也不是没有反抗过,曾经有一次趁着桂姨不在的时候偷偷的逃跑过,分不清东南西北,就只是想着离开这个弄堂,跑到远一点的地方。

误打误撞的竟然跑到了明家大宅的附近,接小少爷放学的车正好开到家门口,桂姨笑容满面的跟在明镜身后,慈爱的看着从车上蹦下来的小少爷,随手从兜里掏出一把五香豆送到他手里,又跟在两人身后进了宅子的大门。

阿诚远远的站着,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女人,转身又跑了几步,最后还是回了那个潮湿阴冷的小弄堂。挽了袖子,拧了抹布,把家里的每个角落细细的擦了干净。

阿诚不断的对自己说,再等等,再等等……

如果等不到,那就随她把自己打死,也算是一了百了……

阿诚觉得自己一天比一天更接近死亡,却是再也没想过要逃了。他没上过学,大字不识一个,道理更是不懂,但他深深的明白,不抱希望的人,才不会失望。

他本来就是个孤儿,没人要的,对生活,本就不该抱有期待。

或许是老天开眼,或许是他命不该绝,阴差阳错的竟又有了转机。

阿诚只知道他从没盖过这么柔软的被子,枕过这么舒服的枕头。阿诚的耳朵里嗡嗡的响着,只能看见眼前的人嘴巴张张合合,却什么都听不清楚。阿诚紧张的不知所措,只是睁着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人,试图通过口型来‘听懂’他的话。

阿诚最终还是没能弄清那人说了什么,倒是把他温润好看的眉眼瞧了个通透。估计是看自己一脸呆像,那人也没再说什么,喂他吃了粥之后,便又把他塞回被子里,自己也坐在床边支着脑袋打起盹来。

阿诚感觉自己仿佛躺在棉花上,舒服的不真实。这比每天把手泡在冷水里,跪在地板上简直美好太多,阿诚知道他又有了不该有的期待,可他控制不住,他也认过命了,可老天还是给了他一条生路——

是这样吗?

【楼诚】一顾倾人诚

1.
如果不是那双眼睛,我可能不会留下这个孩子。我的确同情他,也怜悯他,我明家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个人,又何况,我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。

可这世上谁不可怜,谁不无辜,他又凭什么独得我的垂青。

如果不是这双眼睛,干净,透亮,直直的看着你,满是希望,满是感激,而额头上的伤口还结着痂,衣服没法遮盖的肌肤上还有些青紫的伤痕。如果不是这双眼睛,我或许真的不会留下他。

明楼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个叫阿诚的孩子,他才一岁多大,被他的养母,也是明家的佣人——桂姨带到明家,只记得那是个小小的娃娃,咿咿呀呀的什么都不会说,就那么双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,不哭不闹,也不怕人,只是攥住他的手指就不肯放开。那时候的明家还称得上人丁兴旺,亲兄弟表兄弟凑在一团,不理窗外事,少年人有少年人的话题,老一辈有老一辈的谈资,明镜还是二八少女,在自己的房间琢磨着哪一件裙子穿起来更好看,明楼也不到十岁,抱着小小的孩子,心里想着自己如果能有个弟弟也好。一大家子人,说说笑笑,如今想想竟像是上辈子的事了。

在那之后,明楼很少再见到阿诚了,但在明楼的印象里桂姨待他曾经是极好的,许是在收养阿诚的四,五年后,桂姨的态度有了变化,不再把阿诚挂在嘴上,也不会每天做完工着急回家,明楼一向是极敏感的,身边的一切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,只是那个时候明家变故横生,一个可能遭遇不幸的孩子,在他的眼中实在算不上什么。

再之后,经历了一场翻天覆地之后,明家又是明家了,好像什么都变了,可看上去又什么都没变。只有明家人自己才晓得!

此时此刻,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孩子,明楼是有那么一丝愧疚的,毕竟他明明可以让这个孩子少吃很多苦,但也仅仅是一闪而过的念头。

明楼早已不是许多年前的孩子了,与人相处,利益才是关键,同情,怜悯——往往是借口。决定一个孩子可怜与否,在于可以利用的价值有多大。

然而长了这样一双眼睛的孩子,太值得被利用了。